百色
关闭
A
安庆
安溪
安顺
安阳
安达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吉
阿坝州
安宁
安康
阿克苏
安丘
B
蚌埠
博罗
北海
百色
北流
博白
毕节
白银
保定
霸州
北京
宝应
白山
白城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巴中
保山
宝鸡
巴州
博尔塔拉
滨州
C
滁州
池州
巢湖
潮州
崇左
澄迈
长葛
长垣
渑池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沧州
承德
昌黎
重庆
常州
常熟
长春
长治
赤峰
朝阳
慈溪
长兴
苍南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都
昌吉
昌邑
昌乐
长清
D
东莞
德州
东至
定西
敦煌
邓州
大庆
大兴安岭
当阳
大冶
定州
定兴
东台
东海
德惠
桦甸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清
东阳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东营
E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阜阳
福州
福安
福鼎
佛山
防城港
范县
丰县
阜宁
抚州
丰城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G
广州
桂林
贵港
桂平
贵阳
甘南
固始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高邮
句容
高淳
赣州
公主岭
固原
果洛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广饶
H
海口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和县
霍邱
惠州
河源
河池
贺州
漯河
鹤壁
滑县
淮滨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黄冈
黄石
汉南
衡阳
怀化
邯郸
衡水
淮安
海门
海安
泗洪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杭州
湖州
海宁
海盐
红河
汉中
户县
哈密
和田
菏泽
海阳
J
晋江
江门
揭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焦作
济源
浚县
佳木斯
鸡西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州
冀州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姜堰
金湖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吉林
晋中
晋城
锦州
金华
嘉兴
嘉善
江山
金堂
简阳
济南
济宁
济阳
K
开平
开封
昆山
康平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陵水
六安
龙岩
龙海
陆丰
柳州
来宾
六盘水
兰州
陇南
临夏
洛阳
鄢陵
灵宝
林州
兰考
鹿邑
老河口
娄底
醴陵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连云港
辽源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丽水
乐清
临海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拉萨
林芝
蓝田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M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孟州
孟津
牡丹江
绵阳
眉山
N
宁国
宁德
南平
南安
南宁
南阳
宁乡
南京
南通
南昌
农安
宁波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莆田
平凉
平顶山
平山
沛县
萍乡
盘锦
普兰店
平湖
平阳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阴
蓬莱
平度
Q
琼海
泉州
清远
钦州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清镇
庆阳
沁阳
淇县
齐齐哈尔
七台河
潜江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启东
泉山
清徐
全国站
邛崃
曲靖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R
仁怀
汝州
任丘
如皋
如东
瑞金
瑞安
日喀则
日照
S
三亚
深圳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杭
汕头
韶关
汕尾
顺德
三沙
商丘
三门峡
偃师
沈丘
商水
绥化
双鸭山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邵阳
石家庄
三河
涞水
深州
上海
苏州
宿迁
睢宁
上饶
四平
松原
石嘴山
朔州
沈阳
绍兴
遂宁
商洛
石河子
寿光
商河
T
铜陵
桐城
天长
台山
铜仁
天水
通许
太康
天门
唐山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通化
天津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台州
桐乡
铜川
吐鲁番
泰安
W
万宁
芜湖
无为
武夷山
梧州
武威
五指山
文昌
温县
尉氏
舞钢
武汉
望城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无锡
吴江
吴忠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温州
温岭
武义县
文山
渭南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潍坊
威海
X
厦门
宣城
岑溪
新乡
许昌
信阳
杞县
项城
新安
睢县
新野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湘潭
湘西
攸县
湘乡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新余
新建
西宁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象山
新昌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新泰
香河
Y
永春
永安
阳江
云浮
阳春
玉林
濮阳
禹州
伊川
宜阳
永城
伊春
宜昌
宜都
宜城
岳阳
益阳
永州
浏阳
耒阳
玉田
永清
扬州
盐城
溧阳
宜兴
沭阳
仪征
玉山
鹰潭
宜春
延边
榆树
银川
玉树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义乌
余姚
永康
玉环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榆林
延安
伊犁
烟台
禹城
燕郊
Z
亳州
漳州
漳浦
珠海
湛江
肇庆
遵义
张掖
儋州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肇东
肇州
枝江
钟祥
枣阳
株洲
张家界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镇江
张家港
邳州
中卫
庄河
衢州
舟山
诸暨
嵊州
泸州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淄博
枣庄
章丘
招远
滕州
邹平

济南楼市新政后的四张面孔 买的卖的都在观望

麦鼠找房 2021-03-28 12:52
4

谁也不曾想到,就在国庆假期的7天里,济南楼市竟会风云突变,政府接连出台的调控政策令房地产的买卖双方均猝不及防,一时间楼市开始流行“变脸”。

买到房的普通刚需“乐”不起来,原本兴奋十足的开发商变得胆战心惊,炒房客着急退房抽身,原本恐慌的置业者欢呼过后开始观望,甚至连银行的信贷员也一头雾水,直呼“假期回来,不知该放贷还是退贷了”......楼市大变脸,茶余饭后,我们不再攀谈房价的高速上涨,而开始对调控政策的后续故事津津乐道。

外来小伙儿张振:当时抢房到底对不对?

张振是泰安肥城人,去年刚刚把工作地点从青岛调整到济南,工作稳定后,要想扎根省城就离不开买房子,而眼看房价节节攀升,在朋友和家人的催促下,他决定出手买房。“早晚要买,越等越贵,咬牙也得上啊。”这是张振的买房感受。

十一当天,张振参与了济南那场广受关注的抢房大战,在焦急地等待了一上午之后,显示屏上终于出现了他手中的号码,“进去的时候就没有我相中的户型了,只好选了套楼层还算说得过去的较大户型。”张振说,原本他只想买100平米左右的房子,但是选到最后就只有110多平米的了,一下子预算多了十多万元。

“如果首付两成,咬咬牙还能接受,可现在政策对于一套房也要求首付三成了,可以说是压力陡增。”张振说,国庆新政出台后他没干别的,一直在老家东奔西走忙着筹钱,“借钱时亲朋好友都没啥好脸色,现在也不知道当初一门心思地去抢房子到底对不对。”

准“奶爸”周方:突然增加20万首付压垮心愿

去年刚刚结婚的周方即将升级成为“奶爸”,为了让自己的宝宝出生后能有个更舒适的成长环境,今年9月初,周方在济南西客站片区购买了一套近110多平米的期房,总房款90多万,草签完合同后,周方向开发商交付了两成的首付,约合18万元,并联系好银行准备办贷款。

因为购买的是尾盘,所剩房源不多,开发商提出等凑齐人数后再集中网签,彼时周方并未太在意,他认为“既然合同已签,首付也交了,房子还能跑了不成?”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8日凌晨,济南限购政策的具体实施细则出台,从朋友圈看到这一消息的周方愣是从睡意朦胧中惊醒,他真的可能买不起这套房子了。

周方现在住的是父母留给他的老房子,已经过户,按照新规定,再买房就属于二套房,虽然本地户口还不受限购,但却要交纳四成首付。“一下子多出来两成首付,将近20万呀,上哪儿去筹啊!”周方下定决心要找开发商讨个说法。

周方的烦恼主要还是开发商延误网签造成的,因为按照限购实施细则,如果能在3日凌晨前完成网签,他仍可不受到本轮调控的影响,可最终还是错过了。

房企员工李强:想开盘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10月4日,原本已在老家休假的某开发商工作人员李强,被单位紧急召回,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连日来济南多个楼盘项目被通报处理,使得大部分开发商神经格外紧张。

原本在9月28日晚,济南市政府出台了“济八条”后,业内普遍认为那是短期内楼市将会风平浪静的信号,因为不包含限购和限贷的“济八条”并未触及到买卖双方的核心利益,而关于商品房预售的相关规定,实际上早前就一直存在,只是执行起来并不严格,因此违规预售也是地产界的一种普遍现象。

“电商团购、认购、排号等已经是业内普遍采取的营销手段了,大家基本都这么做,也没出多大问题,现在监管部门突然严查,确实让我们很难受,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开盘了。”李强表示,原本他所在的项目再有半月左右就要拿到预售证,到时再集中开盘,如今监管突然变严,使得他们项目的所有人整天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出事。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别人怎么动,要是开盘不顺利,恐怕今年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李强认为,在政府的高压之下,今后各开发商的销售策略势必将会相应调整。

二手房买家魏肖:我不买了,再等等吧

8日一早,魏肖就接到房产中介打来的电话,通知他早前相中的那套学区房的房主决定出售了,然而魏肖的回复却令中介十分失望,“再等一等吧,暂时不打算买了。”

魏肖的女儿今年刚两岁,虽然还远未到上学的年龄,但身为父亲还是希望为女儿的上学早做打算,今年八月中旬,在朋友的推荐下,魏肖接触了市中区几处名校的学区房。“都是好几十年的老房子,面积很小,单价却在2万以上。”魏肖告诉记者,起初一家房主要价80万,但是后来他看到行情渐好,又不愁买家,因此就一直捂着不卖,甚至漫天要价。

魏肖说,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折磨之后,他已经身心俱疲,不想再折腾了,“现在政策变了,卖家着急卖,我就是不买,听说最近还有很多退房的,所以将来肯定不愁合适的学区房源。”

专家:限购为楼市结构调整赢得窗口期 楼市数据仍亟待对称公开

业内人士认为,此番楼市调控,无疑是给此前高烧不退的济南楼市浇了一盆冰凉的冷水,开发商的兴奋劲儿和置业者的恐慌心理都得到了有效的缓解,接下来的市场情绪主题恐怕要以观望为主了。

对此,山东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李铁岗教授认为,调控前济南楼市呈现出一种非理性的现象,表现为过度投资和投机,都是超出了正常需求的过度行为,大家也意识到,再任由楼市这样疯狂下去,经济将脱实向虚,人才将被高房价拦在门外,城市未来的发展将大大受损。因此,本轮调控是在一片呼声中进行的,基本没有出现质疑的声音。

李铁岗教授认为,虽然限购在短期内将会损失一些消费,但却能为楼市结构改革调整赢得时间窗口,而在限购的同时,政府仍需解决楼市数据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否则仅用简单“泼凉水”的方式来遏制楼市发展,极易造成危机反复。

“济南到底共有多少库存,各个区实际剩余量如何,到底又有多少刚需,人均拥有住房是多少,真实的供需关系是怎样的,到目前并有没有一个准确的官方数据,这是此前造成购房者对楼市盲目判断的根本原因。”李铁岗说。(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案例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